灵魂有香气的女子是什么样的女子 灵魂有香气的女人气的女子是什么意思

灵魂有香气的女子是什么样的女子

有人说过处女有一种味道,不是处女是没有的,这种味道比什么香水还要诱人,好像有香水公司还想过研制这种味道,可都没能成功,这事是不是真的。不知道是不是女说的香气。
灵魂有香气的女子是什么样的女子

灵魂有香气的女人气的女子是什么意思

灵魂有香气的女子是什么样的女子
心善的女人。自然是香气。外在香气不是真。
活在这个世界上,很多人并不会费神地去想自己为什么活着,活着又追求什么境界与层次.
  但是,抛却这个高大上的思想层面的问题,我们每一个人,只要呼吸着这个尘世间的空气,便会不由自主地追求一种状态——过得更好.
  什么叫过得更好?是有越来越多的money、越来越多的爱、越来越多的漂亮衣服吗?Maybe!答案既是也不是.
  我觉得,过得好是一种极其个人化的心理感知,是对目前的生活状态的满意.
  只是,太多的人,尤其是很容易受情绪化影响的女人,往往不太拎得清,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.在外人的眼中,她们明明已经得到很多,可是她们却没有知足感,对自己的现状不满意,总想得到更多,尤其是觊觎着超出自己能力之外、无法企及的那些东西.所以,在她们自己的心中,她们觉得自己不够幸福.这种人生方向的迷失,最终也会导致她们的人生演绎为一场悲剧.
  譬如,陆小曼.
  说起中国的名媛,任凭谁都不会忽略陆小曼.这个女人生下来手中握着的就是一副好牌,家世好、相貌好、才学好.然而,这个聪明的美人却不够智慧.嫁得金龟婿,偏偏渴望两情相悦;有了柔情缱绻,却希冀黄金万两.陆小曼总是在人生不恰当的时候,忽略掉自己所拥有的好.这种对自己的现状不珍惜的心态,又如何能得到“现世安稳”?
  “南唐北陆”,与陆小曼齐名的名媛唐瑛的人生就丰裕得多.
  唐瑛不是没有爱过,只是,唐瑛心如明镜,她不会为了那些无的梦想、镜花水月的爱情赌上未来的命运.人生处处凶险,时时拎得清,方能走得远.既然自己想要的是一辈子的荣华富贵、光鲜亮丽,那么就只能在名媛之路上按照既定的人生轨迹走下去.食得咸鱼抵得渴,谁没有“纵然举案齐眉,到底意难平”的憾事?无所谓悲春伤秋、无所谓抑郁纠结,人生总要有舍有得,更何况,谁能确保朝夕相处中不会日久生情?
  只有懂得求仁得仁的女人,她们的人生才会更易接近圆满.
  并不是只有高昂着美好头颅的女人,才会成为女神.
  我欣赏胡蝶的那一低头的温柔,这是熟女与世俗的和解.既然无力改变现状,那么就让自己适应现状,在现有条件下竭尽全力地过到最好.
  我赞赏江冬秀的诛三时的彪悍,这是一个女人的壮烈,凭什么让你们得了人还得了名,凭什么就该明媒正娶的她委曲求全?幸福并不是从天而降的,她为什么不可以去争取、去捍卫?
  我佩服林徽因的智慧圆满.尽管坊间流传着她的种种绯色传闻,但是她始终明白什么样的男人才是她所需要的,什么样的生活才是她所追求的.她愿意为此付出超出常人的努力,她注定是别人无法达到的高度.
  我惋惜蒋碧薇的壮烈.这个美女,如果能够有胡蝶十分之一的圆润,懂得与世俗和解,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依靠自己又能得到什么,她的人生不会落得孤独的凄凉.
  我哀伤萧红的永远“拎不清”.萧红的人生注定是一个悲剧,她在病重之际,尚不能看清自己只别人强加给照料她的男人的负资产,竟然要求以身相许,只为对方增添了一个心中鄙夷的笑料.
  很多女人一直没搞明白的是,夫妻恩爱、家庭和睦固然是一种圆满,但是,有时候,女人并不是非得有男人相伴才能过好自己的人生.
  大多女人面临的问题不是怎么去“旺夫”,而是这个男人值不值得“旺”,“旺夫”与“旺自己”,究竟哪个成本更低、收获更大呢e79fa5e98193e58685e5aeb931333339656462?
  世上还有一种女人,她们早已超过我们这些寻常女人的境界,她们的人生格局不仅仅在儿女情长,更肩负着大理想、大抱负.
  这种女人生来不关注你我这些凡俗女人毕生的渴盼.对于她们,梦想的驱动力才是一切行为的原动力.一个人能够为理想付出多大代价,就能走得多宽多远.
  例如宋庆龄.
  也许你会觉得她没有夫妻间的白头到老、没有儿女双全的承欢膝下是一种遗憾.可是,你又怎么知道她的心中不平和、不幸福呢?
  幸福这种事情,完全是一种冷暖自知的私事.
  求仁得仁,便是一种幸福.
  外界的风言风语又算的了什么?
  生活不是演绎给他人欣赏的传说,生活是要自己的肉身真真切切地去体味的.所有的凄风冷雨、所有的冰霜雨雪、所有的酸甜苦辣、所有的欢颜笑语,都是由自己一点一滴地全盘咽下.
  拿自己的生活去成就别人眼中的传奇,结局是与传奇一起灰飞烟灭.
  想得通的,成就了自己的美好生活;想不通的,沦为了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料.
  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.
  唯有过好自己的生活才是王道.灵魂有香气的女子是什么样的女子

You May Also Like

About the Author: gupiao